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點心時間

顺便说一句……

 
 
 

日志

 
 

怜子何尝不丈夫  

2008-09-17 19:08:20|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终于看了周星驰的《长江7号》;看完后很想抱抱儿子,不过他已经睡了,只好作罢。大约正像梁赞诺夫后期的电影一样,从《喜剧之王》开始,他的电影已经不是那么纯粹的喜剧,而是悲喜交集了,这大约是种规律。而自古悲剧才是最打动人心的:那么除了爱情,自然还有母子、父子之情!以上三种感情往往给人挑战命运、与举世为敌而在所不惜的勇气与力量!
     因为讲的是父子之情,所以自然联想到了鲁迅先生的名句: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何尝不丈夫;最早这两句诗是J.W告诉我的,一直不知道下半截,试试在网上搜索,查到了: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正如末题,看起来就是一首戏作的作品。网上的赏析普遍提到了《触龙説赵太后》的典故——觉得未免牵强;至于什么希望革命后代象自己一样勇猛斗争云云......更是穿凿附会。
     倒是一个我认为非常贴切的典故没有提及:明代谢缙以文思敏捷著称。一次,内监送来一幅《虎顾众彪图》:一只白额猛虎回望身后幼虎,情状甚为亲昵;明成祖要求谢赋诗题之。谢缙即吟到:“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是时,成祖正欲易储而废掉太子朱高炽,闻听此诗,心有所感,终于没有付诸实施,是为后来的明仁宗。正好与先生“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两句相映成趣。而这个典故也往往令我想起《伊凡杀子》这幅名画:暴躁的伊凡雷帝在盛怒中用权杖击毙了自己的儿子——这是被权欲侵蚀与扭曲的伦常。然而,当那本是同源的鲜血迸溅、流淌时,可以生杀予夺的至尊者回复为一个悲怆、无助的父亲,他试图用自己的手阻止这血的流淌并唤回儿子的生命...相较而言,明成祖在“靖难”之后不必再屠戮自己的儿子还算幸运。自古无情帝王家,籍着谢之才情唤起的父子天性,才避免了又一出“虎毒食子”的惨剧。
     在大多数的文化中,直系血亲一直是最为普遍也最为牢固的人际纽带,父母子女之间,往往最为无条件的接受彼此,因此,有血浓于水的说法。为人父母者在感性上是很难接受生物学关于种族延续本能的说法的。我们宁愿相信这是举世无双的赐福和冥冥中注定的缘份;一个带有自我印记的天使,由我呵之、护之、爱之、惜之、奉献之、希望之……即可含辛茹苦也能乐在其中!我们中国人称之为:天伦之情。实在贴切!
     孔子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无论后来的儒学被批评如何禁锢、扼杀人性。但至少在这句话中——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