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點心時間

顺便说一句……

 
 
 

日志

 
 

十二月的逆袭!!!  

2009-12-30 19:00:47|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
    终于还是看了2012,尽管我一向对这种有人类自虐精神倾向的电影感觉一般般,但最近似乎同类型的片子比较多:《先知》、《深度失忆》、《2012》。为什么这类末日题材的片子很集中的出现呢?失望吧,我想。真不知道是我们辜负了这个世界,还是世界辜负了我们?小时候,“到了21世纪”是句神奇的话,仿佛那时就世界大同了,“圆满”了。孩童的脑子里也立刻映现出一派从科学画报插图中得出超现代的“未来印象”。捉迷藏始终是种简单的游戏,但却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尤其在被“追捕”的过程中……穿行在胡同中的“逃亡”,不知道下一个角落藏着什么、下一刻可能发生什么?平日再熟悉不过的环境与建筑也凭空蒙上了一种神秘与幽静的色彩。在这样一次兴奋的体验中,我猛然想到:到21世纪的世界,那时的我,如果想到此时此地的我,该是一种什么心情?想到此,既有种玄妙的期待与兴奋,也隐隐的怀有一点恐惧……
    不过实际上到了21世纪已经将近10年的今天,我对21世纪毫无感觉。当然还是有些意料之外的神奇:比如手机、比如电脑与网络以及逼真的电影技术……不过,真诚的期待早已在现实中渐渐磨灭,而这一切带给人的兴奋感甚至不如捉迷藏那么纯粹,但失望确是实打实的!我想,很多人或有同感。21世纪并未顺理成章的解决人们真正的问题。正如大难临头之际,总有人被抛弃,总有人被当作历史进步的代价,总有微弱的生命之火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无可奈何的熄灭,除了临终的一声叹息外永远默默无闻。大人物的脚步在历史中发出永恒的回响,千亿计的脆弱的生命相加却只是一个附加的注脚。
     当然,任何世道,都会有末世的危言,盛世也好、乱世也好、总有人觉得:妈的,早晚要玩完!大不了大家一块死……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种远见,但从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自虐快感和阿Q精神。即使从纯生物学意义上讲:生命的首要目标也是保证个体生存与基因的延续。所以,活下去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牺牲也才是有意义的(我至少愿意为了我的孩子牺牲)!因此,即使一定要玩完,我也是愿意做最后的一搏的。而作为一个种族,使人类得到救赎的不仅仅是方舟,还有他们在最后关头作出的决定:这一缕恻隐,才是万物之灵的尊贵,尽管不能普度众生,但终归保全了仁慈与惠爱的种子,或有一天能普照寰宇吧。
     生于70年代,我对过去那种纯粹、朴实的生活还带有怀念的回忆,对未来的一切也还抱有一分信心与使命。
 
并非不怀念
    最近收到很多朋友的问候,虽然理由各异(新年、生病、生日等等)却都让我倍感温暖,诚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谢谢他们惦记着我。
    又一个朋友告诉我人人网,也在电视上看到了煽情的广告,但我还是决定不上!尽管脑海中不是没有涌现出一些名字。但,就这样吧,一切离开的都有离开的道理,一切经历的都有经历的意义。就这样吧,与其追逐消逝的,不如去期待将要到来的。我一直相信:不但“志不同道不合”,道路不同,志向也会各异吧?我所怀念的大概也是某某人在过去某个时间的表象吧,如果重新聚首,我们说什么呢?就像时隔多年后的同学聚会,在短暂的热情欢愉后,每个人回归自己的生活,很少再地联络,大家都想避免某种尴尬吧。即使有网络、即使24小时不关机,也无法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吧?换句话说,即使没有这些,我相信我的朋友也会找到我。
    就像《蓝莓之夜》中的裘德.洛的角色一样,我选择“原地不动”。我更喜欢把生命想象成一棵树,有某种规律可以遵循,比如一定的时间,永远出现在一定的地点。
    我觉得《蓝莓之夜》有点儿想《红、白、蓝》三部曲,某种程度上讲得的是追寻与错过的故事:比如酗酒的警察与他年轻貌美的妻子、比如嗜赌如命的女孩儿与他的父亲,她们渴望、逃走、失去、错过。她们渴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她们只知道要去寻找:开始跑,把另一个存在甩的远远的……然后失去:另一个存在在被迫的追逐中倒下……最后,她们知道:自己寻找的已经被错过了。不能说这样的寻找没有意义,但“when you're gone, all that's left behind are the memories you created in other people's lives.”
    还好裘德.洛选择在原地乖乖的等,还好诺拉.琼斯转了一圈儿又回到她出发的地方,还好钥匙还在,还好那扇门里的人还在。
    生命中总有意外与改变,也许这是无可避免的过程,正如花朵会凋零、树叶会落下一样,我们只能接受,或者执着的等待春天。
    我充满感恩、愉悦的回味与儿时的玩伴以及那些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度的时光!但是,既然命运使我们的人生轨迹不再相交,那么不如相忘于江湖。
 

十月围城
不错,总体而言不错。
记得似乎是福泽俞吉在哪本书写过:有着诸如作为一个下级武士,夜半在旅店被驱逐出去为“领导”疼地儿的不愉快经历,才使他对“革命”(他说当然是“尊王攘夷”)的必要有着切身之感。我觉得这是很真实的,即使先知先觉的革命者也总需契机,真正自觉革命的总是少数,大多革命者对现行体制多有强烈的不满或实在是混不下去。
围城中的烈士也是如此,各自抱着不同的原因与目的,融入了民主的浩荡潮流,舍生取义。除了中山先生一干人等,真正有“革命觉悟”的角色大概也就2-3人,除了李玉堂儿子是纯粹为革命“献身”了的,其他多有自己的原因。有的是为了简单的正义感,有的是为了报仇,有的是为了报恩+自己寻死,有的是为了老婆孩子,有的仅仅出于封建(不正是中山先生要推翻的嘛?)主仆的忠义。尽管在他们也许不知革命为何物,但死得货真价实,一点儿没含糊。
从黎明演得刘公子开始,影片有点儿为悲壮而悲壮的意味。作为最强战力的他,本应该得到有组织的大力支援,以尽可能多的消灭敌有生力量;不能为了本人要寻死就耽误保护中山先生的大事儿吧?!结果革命者们除了躲在屋里焦虑、发抖什么也没做。另外,当敌人只剩下阎孝国一人时,还不能果断拔枪将其击毙,而是哆哆嗦嗦的捏着枪直到丢掉,生生又牺牲了两人。我估计这一段儿主要是导演想表现一下“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真理,怪不得革命这样难以成功啊!看来,摇扇子出主意可以,干革命还要别人来啊!
从根本上说,电影中的革命者采取的策略还是有问题的。切实的办法应该是与港英政府交涉、施压;寻求当地帮会力量(尤其是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洪门或天地会)力量的帮助;最起码可以花钱搞几只毛瑟藏在衣服里吧,总比靠抡拳头来的可靠吧。再说,把事情闹大,当局想不管也不行了!一旦涉及公共安全,当局总要做做样子的。更加根本的是转移开会地点。
当然,那样电影也没得演了。
最后,想到开场就毙命的杨先生(张学友),不由得记起中山先生的遗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刺陵不值5块钱
为了不麻烦卖盘的大爷找钱,就姑且拿张《刺陵》吧,心想:5块钱总不至于不值吧!不过看完后,我觉得还确实不值5块钱,我还损失了1个来小时的时间!说编剧和导演是吃铁丝拉笊篱——肚子里瞎编吧,实在是小觑了人家的“境界”。我觉得至少人家也是喝铁水尿笊篱——拿膀胱编的。
耍帅、发嗲、毫无存在必要的人物一穿插,连个完整的故事都不算。估计导演有尿结石或前列腺吧?要不尿出的电影怎么葡萄拌豆腐——一嘟噜一块的?
扁嘴伦和林嗲嗲就别提了,本来就不是演戏的料。苗圃戴个只露着鼻子眼儿的大铁罩子还端杯红酒那晃来晃去,我看你从哪灌进去?!装样子也有点儿专业精神吧。你以为是动画片!?
 
36小时
响尾蛇扭动着身体横行,如同夸张、古怪的腰肢与舞蹈、枯木与不知名动物的骷髅,地平线上穿着西班牙舞裙的女子在烈日下乘马疾驰、目光如痴的狮子沾满鲜血的巨大下颚,好个浴血的王者pose、猩猩奇怪的脸带着柴郡猫一样的笑容……一段火热的沙漠接着一段潮湿的雨林;一会儿被炙烤、一会儿被自己的汗水浸泡……
终于,我在井底般的黑暗中醒来,头脑中一片清明,知道自己将没事儿,随即安详的睡去,没做一个梦。
 
 
由兵贵拙速,不尙巧久想到……
孙子曰: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
曹操李筌注:虽拙有以速胜,未赌言其无也。
杜牧注:攻取之间,虽拙于机智,然以神速为上,盖无老师费财钝兵之患,则为巧矣。
个人认为:兵者,刚柔兼济之道,奈何纯尚阴柔机巧;尚智亦尚力,智勇兼备,方为兵法正体!拙速之拙,也可理解为果断进攻,寻敌主力以迅速决战的意味!也印证了孙子主张势险、节短的主张;日本有学者批评孙子兵法纯尚巧计,缺乏勇猛的精神。以此句论,微言大义,还需商榷。且军人多天然崇拜力量,孙子之推崇智谋,实为矫枉必须过正之举!
而临机果、好谋善断,关键时刻敢于发动决战也不排除战机的抉择、兵力的合理运用与配置,这里的“拙”也应该是偏重于战略层面,可以理解为直接、简捷。世上有以果断进攻见长的名将,也并非所谓的“猛将型”,比如俄国的苏沃洛夫。
能够速胜,固然很好;单如果不能取胜;是不是也应该迅速与敌脱离接触,避免胶着,最终落入“老师费财钝兵”的境地?
唐传奇《聂隐娘》中写一个刺客高手名为“妙手空空儿”,此人一击不中,便即遁去,不再缠斗。固然可以理解为高手风范,自重身份。但想来也是最为合理的处置,以空空儿的功力,猝然一击而不中,或敌人有备无患、或其功力极高;因此,悄然遁去,敌明我暗,最为有利。他既然做的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买卖,总要先立于不败之地,赔了本钱就不值了。
顺便多写两句:中国文化中缺乏尚武的因素,而中国比较辉煌的时代也往往是相对尚武的时代,是文治与武功并重的时代,即使文人骚客、王侯公卿多习武而不乏高手:比如东方朔自言:十五学击剑、汉武帝有率期门卫士手手搏猛兽的爱好,曹操、曹丕父子即是建安文学的翘楚,也是精通武艺而能实践于军旅的武将;据说李白少好击剑,还曾手刃过数人……因此今日中国的复兴与崛起,必须考虑文化中尚武精神的恢复或重生!由于中国封建统治主流文化不断的打压与排斥,过去的武将今日的军人,极易被等同于成”老粗“的形象,在军队之外极易被排斥到主流社会之外。因此,我非常不喜欢“许三多”一类的军人形象(尽管我只看过一集),电视剧或要表现其质朴,但却与传统中“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粗胚形象不谋而合了,看似宣扬,实则带有居高临下的揶揄。智勇兼备、正面积极的精英军人形象,是我们目前文化中所缺乏的。
 
图鉴与经验主义
最近一直在翻阅图鉴类的图书,比如《药用植物》、《世界飞机图文档案》、《二战军人服饰》等等,最后发现它们的一个共同点:即这类书多是英国作者或出版社撰写出版的,比如以图鉴类图书闻名的英国的DK,还有军事报道中大名鼎鼎的英国简氏;记得上学时哲学老师说过,英国的文化是经验主义的,是否因此使得英国的作者们更加热衷于收集、归纳、总结呢?记得20世纪90年代初一个美国作者写了一本《对世界最有影响的100人》其中有18人为英国人(包括苏格兰5人),由此可见经验主义的英国对世界——尤其是近代——文明的形成贡献殊多!其中也包括以经验主义著称的培根和洛克。
那么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到底孰优孰劣呢?
马明达教授在《说剑丛稿》提到:明末武术家吴殳曾经师从项元池习得少数民族抗倭名将瓦氏夫人的双刀技法,但感觉双手并用,无主次之分,不力进攻速度。后将得自“渔阳老人”的刺剑之法融入双刀,改以左手劈砍,右手刺杀。但马教授并未对这一改进作出简单的肯否:认为吴殳的改造是从技术合理性角度出发,有其先进性,但瓦氏夫人的双刀技法是经过实际战阵生死搏杀检验提炼而成,所以难以断言吴殳改进的技法一定优于瓦氏夫人的双刀技法。对此,吴殳本人也有着清醒的认识,因此才在《双刀歌》中叹道:“始恨我不见古人,亦恨古人不见我!”。无法彼此印证……我想,这就是辨证的看待经验主义与理性主义的关系吧。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