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點心時間

顺便说一句……

 
 
 

日志

 
 

丢丢  

2009-08-03 12:40:00|  分类: 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的最后一天,丢丢死了。
    那天的清晨,我在半梦半醒的昏睡:梦中彷佛在下雨,又仿佛没有,一会儿被众人所环绕,转眼间又独自一人......然后被叫醒,看到丢丢那可怜的尸体。它老了,眼睛、耳朵都不那么灵光;而作为一只京巴狗,它一向也不甚敏捷,它慢吞吞的走在路上,被车压倒,无声无息的死去!如它的来到是个意外一样,它同样因为意外离去。
    平心而论,妹妹和父母在丢丢身上倾注了更多的精力与感情。对于它而言,我只是一个偶尔喂它、带它散步、惩罚它、抚摸它的人,一个替补,值班儿的。
    但我却是亲手把它带到这个家、又亲手送别了它的人。
    丢丢到来时,我家已经有两只猫了,它们从小在我家长大,我早已习惯它们的存在,而当时我的生命正处于那样一个阶段——我的注意力远在原有的生活之外......
    在路边遇到丢丢(当然那时它不叫丢丢,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之前,我对它一无所知,不知道它有多大,曾经的主人与习性,爱吃什么,不喜欢什么.....也无从了解(我毫不怀疑那个在它脖子上勒铁丝,踢得它小便失禁的家伙只是个急于销赃的下流胚)。而它也像一个曾经不幸的生命一样,带着一种疏离感与戒慎,无可奈何的来到我们的屋檐下......“也许它怀念他以前的主人与生活吧”我们这样说。一年、两年、三年....直至八年:期间我们搬了家——丢丢把两只猫赶到了高处;儿子出生——丢丢从嫉妒到接受;我换了工作—— 一年再也难得带它散步几次;曾经很严重的病过一次——是我妹妹抱着她进行了手术、点滴...终于康复;尽管我力图向两只猫倾斜——但餐桌下丢丢再也不允许它们出入;我开始习惯因为夜半(我是夜猫子)发出响动而被丢丢轻轻吠上两声——继而它总是卧在我的房间前直到熄灯才返回自己的小窝儿;丢丢从不喜欢与其他狗一起玩,它只是沉静而落寞的自己散步——我觉得它很沧桑,对于一只狗而言,一定很老了;最近一年,他的一只眼睛失去了视力——会迎面撞在你的腿上,我偶尔会想到它会老成什么样?还会与我们走多久?也设想过一些情景......但,在这样一个早上,生命戛然而止。
    这只我永远无法知道过去的小狗,孤零零的躺在泥土中......
    而我的生命已经到了这样一种阶段——大多数变化如同暗流涌入我内心的某个角落,但我仍能维持表面的波澜不惊....经历使我对意外的接受程度要稍好于在预期之中等待结果:眼见事情一步步发生,而无能为力才是我最大的痛苦。但是对于逝去的生命,人总是怀有一丝愧疚,也许因为自己曾经没有做到最好,也许仅仅因为自己还活着。每个介入我人生的生命离去,都使我现有的生命拼图不再完整,他们永远的带走了“我”的一部分......也试图重新构成了“我”的一部分。相遇、碰撞、经历、破碎、修复、完整....再碰撞、再破碎....周而复始。
    而生命是如此有限而充满意外——丢丢再次告诉我。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