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點心時間

顺便说一句……

 
 
 

日志

 
 

“中国式过马路”与XY理论假设  

2013-05-21 23:59:06|  分类: 新闻与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的老百姓心目中,闯红灯大概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因此,是一种非常普遍且大家司空见惯的现象,即使说它是种“国民性”的违规行为也不为过!不说别人吧,我本人就闯过红灯,不过我属于胆小而羞涩的类型,闯是闯了,但对此并不觉得多么有安全感,也不认为这是一种光明正大的冒险。

正因为大家对此习以为常,所以一旦认真纠正,反而冒出许多理直气壮的不满和奇谈怪论来。吵吵闹闹,嘻嘻哈哈的已经算是比较大众化的水准了,够高杆的则是类似于几天前因为积极开展“自我批评”而搞晕交警的姑娘,而昨天又有大妈“勇猛”地宣言:我抱着孩子谁敢撞!虽然我一向认为古今中外的大妈都是无敌的,但显然这位大妈“勇猛”的过了头,自己不要命也就算了,怀中的孩子未免无辜……这不但有拿别人的生命冒险的嫌疑,甚至有拿孩子当挡箭牌的嫌隙!这,不人道。

其实,说起来闯红灯不是一种很有性价比的活动:冒的风险很大——可能死亡或残废,获得的收益很小——比别人早几分钟。马路毕竟不是奥运会场或赛车道,这几分钟没有“更高!更快!更强!”的意义;大多数人其实并没有急切的情况需要处理,也没什么“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大买卖等着他,不过是图个方便。那些在红灯面前跃跃欲试的人,穿过路口后往往行进的分外悠闲,这未免让人有点儿“干大事惜身,见小利忘命”的感觉。但因为车祸毕竟是个概率事件,并非每个人每次都会遇到,而人们往往认为自己可以幸免,加上违法成本不仅极低且受到环境和有司的一贯姑息,从而育成了了今天“中国式过马路”的盛况。

改变这种积重难返的状况,我认为至少需要做到两大方面的改变,并假以时日(坚持贯彻,这是一切移风易俗之举得以成功的关键!)才能有所改观!它们分别是:

一、经济利益触动

我觉得闯红灯者的行为特征,很容易令人联想起道格拉斯.麦格雷戈的XY理论中X理论对于“经济人”的假设:

“中国式过马路”与XY理论假设 - 渔阳鼙鼓 - 點心時間

                                                                                     道格拉斯.麦格雷戈
                                                                   (美国著名的行为科学家,人性假设理论创始人)

 

1.懒惰的——很多人闯红灯的原因无非是不愿意绕路或者爬过街天桥。

2.无志向,也不喜欢负什么责任——闯红灯本身就 是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对自己与他人的生命不负责,对家庭、社会秩序不负责等等。

3.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都是相矛盾的——闯红灯是违背社会秩序行为,无疑与社会组织的原则和目的背道而驰。

4.缺乏理智的,不能克制自己——如前述,闯红灯的利益小风险大;

很容易受别人影响——中国式过马路的要素就在于随大流,法不责众心态;

而且容易安于现状。

5.为了满足基本的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所以他们将选择那些在经济上获利最大的事去做,而且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看不到长远的利益——与自己的生命安全健康比较眼前几分钟的付出无疑是必要且值得的,但闯红灯者不这么认为。

6.人群大致分为两类,多数人符合上述假设,少数人能克制自己,这部分人应当负起管理的责任。

     对于按照X理论行为的人,无论是正面的制止和纠正,还是说服教育往往是徒劳的,最近违规者各种稀奇古怪但又理直气壮的反对就很说明这点。所以,唯一可行的办法是触及其切身利益,无论是否酿成事故都逼迫其面对严重后果,且这种不利的后果是显而易见和即时兑现的,才能最终影响到其行为。

目前我国的法律把机动车驾驶归入高危行为,实行的无过错责任原则,我认为这点从总体上不宜动摇,但完全可以就闯红灯这点做出特殊的规定,例如:行人或机动、非机动车辆不遵循交通信号指示造成的交通事故,过错方负全责并承担对方的全部损失,殃及第三方或损失特别严重的,以危害公共安全论处……因为信号灯的运行有严格的时间规定,而设置信号灯的路口又一般配备有相应的监控设备,比较容易还原现场,厘清事故责任,方便确定闯红灯者的行为。对于没有造成交通事故的,也要给予更大力度的处罚,同时将闯红灯的记录与屡犯者的一些重要利益如晋升、考核、信用记录等等联系起来,从而最大限度的加大闯红灯这类行为的违法成本,最终导致其行为的改变。

二、更重要的是:对遵守规则者给予推崇与实际的奖励,并创立以尊重规则为荣的社会风尚!

现代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可以概括为:唯我例外!大家在潜意识中往往认为规则是为别人设立的,我是可以例外的。如果我不能例外,是因为目前实力不够!这种认识,使得这个社会中哪怕针尖儿大的一点权力或特殊,也被的享有者如金箍棒般耍得虎虎生风!稍有机会,便迫不及待的加以展示!这正是闯红灯这一行为的深层心理基础!只有在确定、落实责任的同时,培植良好风尚并拓展其存在的环境,才可以促进自私自利的“X”型经济人向“Y”型的社会人转变。

既然谈到培植良好风尚的环境,则不能不谈到我们目前的城市交通设施和有关法规。我始终认为,一种公序良俗的形成必须有两个必要条件:1、得到舆论的肯定;2、这种行为是易于实施和可持续的。不幸的是,在目前中国,遵守交通法规得不到舆情的尊重,遵纪守法者往往被视为愚笨或胶柱鼓瑟!而且遵纪守法的难度确实较高!!

作为一个散步爱好者,我曾经徒步走过北京的很多条街道、马路。而我的切身体会就是,许多道路的设计和信号灯的时间安排,确实给行人造成了更大的负担和困扰。在一些路口,绿灯的时间很短暂,对于我这样一个还算行动便捷的人尚显得仓促,更何况那些活动相对迟缓的老幼和残障人士?加上我国现行的交通法规不禁止同向右转弯,而人行横道(斑马线),往往设置在路口的右侧,这样一来,右转的车辆就进一步挤占了行人过马路的时间和空间。使得行人常常不得不“被闯红灯”。

相对于车辆而言,行人无疑是比较弱势的一方,运动速度也相对缓慢。但目前的城市交通设施,即便是在设有行人专用的地下通道、过街天桥的地方,行人也往往需要比机动车绕行更长的距离,花费更多的体力才能通过;而较迅速省力的机动车却享有最短的直线距离。更何况有很多地方并不具备安行人的专用通道,比如曾经是“中国式过马路”最好标本的中关村路口,海龙、北大与科贸、鼎好、e世界等电子市场隔四环相望,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需要穿越四环工作、学习、购物……而除了四环主路上行驶的车辆以外,还有南北向上下行、东西上下行至少十数条公交线路加上其他南北向、东西向、左转或右转的车辆与这些行人共享一个平交路口,其惨烈状况可想而知,“中国式过马路”在这里简直就是必备技能。这种状况直到2011年12月底,才有所改观,因为终于有过街天桥投入使用……这不能不说是催生“中国式过马路”的一个现实环境。

如果我们的城市设计和法规制定者不能做到更加以人为本,那么。即使做到第一点改观,恐怕最终也不能改观“中国式过马路”的壮大!如果一个人遵纪守法的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难以为继时,那么法律不过就是一纸空文。

而更严重的的是,当一个人的生存与安全需求始终无法得到切实满足时,那么最终也无法完成从“经济人”到“社会人”的改变。这,恐怕正是“中国式过马路”难以治理这一现象所反映出的某种“中国现状!“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