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點心時間

顺便说一句……

 
 
 

日志

 
 

九方皋和骊黄牡牝  

2015-06-16 00:30:07|  分类: 随手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方皋的故事出自《列子》,大概是这样的:
伯乐以善于相马名闻天下。
秦穆公对他说:您老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介绍个接班人给我啊。
于是,伯乐推荐了自己的朋友九方皋。秦穆公就派他去寻找良马。
三个月后,九方皋回禀:找到一匹良马!在沙丘那边,请派人去取。
秦穆公:什么样子?
九方皋:黄色的母马。
结果着人去取,却是一片黑色的公马!
秦穆公向伯乐抱怨:您推荐的人连黑白公母都不分啊!
伯乐说:艾玛呀!想不到九方皋相马的功力已经达到如此之高的境界!把我落老远了!这么说吧:别人相马看的是外在形体,他看的是精神气质,别人相的是表征,他相的是本质……以至于把外在形貌都忽视了!
后来,经过验证,果然是世间罕见的神骏。

当然,这个故事只是一个寓言。既然是寓言,就不是真实发生的情形,就像伊索讲述的那些动物或神祗的言行都是出自作者别有用心的杜撰一样。我想,这则寓言的主旨大概是规劝“肉食者”们“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尤其是要杜绝以貌取人,至于是否真有九方皋这么个人,是否真有得其千里而不分骊黄牡牝的事实发生?那倒未必。

中国古人好借题发挥,借物喻人。而马作为古代社会最主要的骑乘动物、运输工具和战略物资,享有崇高而重要的地位!驽马、烈马、劣马、千里马、害群之马……作为各种人才类型的象征、比喻更是被用了无数遍。卓越的人才常被比喻为“千里”、“骐骥”、“汗血”,而善于识别简拔人才者则会被誉为“伯乐”!
比如,“汗血盐车无人顾”这是辛弃疾在为自己的际遇发牢骚,而且借用了一个伯乐的典故;但是,骏马与驽马的角色分配并非那么绝对,《荀子.劝学》中就有:“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这就是在鼓吹“驽马”一种龟兔赛跑般锲而不舍精神。由于“君君臣臣”大义名分所限,臣子与君主对话时也喜欢用马的比喻,表示竭诚尽忠时则说:愿效犬马之劳或“愿供驱驰”;提意见或建议时更是大用特用,岳飞曾与高宗赵构论马:提出良马“受大而不苟取,力裕而不求逞”的标准,一席话说的皮里阳秋,含沙射影,是不是就是说马,听者自己琢磨吧。

返回头来接着说九方皋老先生。
我觉得,如果九方皋的轶事如果是一件真实发生过的事件的话,最有可能是是以下两种状况:
1、伯乐与九方皋共谋,委婉的向秦穆公提意见,特意提供一匹骏马但故意报错其毛色和性别;说者有心,至于听者是否有意呢,另当别论,也就是说,这是一次有意为之的“讽谏”;是不是伯乐为了挽救自己由于年龄受到危及的地位呢?哎呀,我的内心好阴暗……
2、九方皋确实搞错(色盲?科学家性格?)了或出了其他状况(如被其他嫉妒者构陷)造成了问题,但由于伯乐久处宫廷,长于外交辞令,机智的化解了这一尴尬,作为一代明君的秦穆公也就坡下驴,不予追究,也就是说这是一次伯乐的危机公关,不但处理的圆满甚至还显得很有内涵,以至于留下了“骊黄牡牝”的典故……

不过呢,较真一点说,作为古代人类社会最主要和重要的运输工具,承担不同任务、需要适应不同工作与环境的马而言,马的毛色和性别或品种是否真的无关紧要呢!?
对于君王这样以自身骑乘或繁育配种为目的获取的良马而言,毛色需要符合骑乘者的身份和场合的需要。
比如,古罗马的凯旋仪式上,得胜的将军可以驾驶四匹白马拖曳的战车;作为一种荣誉和特权,以后为帝政时代的历任皇帝所袭有;这种时候,恐怕没人认为是不是白马无关紧要!自古至今,仪式与传统就是国家凝聚人民,宣示国力的不二法门!堂皇的场景配醒目的白马,自然是不二之选!
相反,自古以来,担负实际作战任务的骑兵选用的乘马多为深色,一来深色马不像白马或其他浅色马(尤其是白马)那样在军阵中那样显眼,容易成为对方投射兵器的狙击目标;二者深色马受伤流血也不容易被看出来,防止示弱于敌人。
在我记忆寻找中,自恃武勇,骑上白马得瑟的只有征辽东的薛仁贵和跟忽必烈争大汗宝座的海都,前者除了确有真功夫外,主要是为了吸引眼球搏出位,而他确实做到了。而后者本身是蒙古“黄金家族”的王公,窝阔台汗国的继承者,货真价实的“白马王子“,每每临阵,怕是自有精锐骁勇者前呼后拥遮挡周全,作为指挥官的他要的就是引人注目,鼓舞士气!
而说到马的品种和性别,针对不同的用途和环境就更非无关紧要!挽马、乘马、赛马、种马乃至于肉用,对马都有不同的要求。
       古代骑兵集团战术的集大成者蒙古人骑乘的是在欧亚内陆草原恶劣环境中繁育的蒙古马。这种马身材相对矮小,没有西洋马强劲的冲击力,但它们耐粗饲对环境适应性强,有着超群的耐性。蒙古骑兵高机动性就来源于每个骑兵配备的若干匹蒙古马,除了供骑兵轮流骑乘,负载装备外,这些马还要起到移动的饮品加工厂和应急食品的作用!马肉是最后关头的选项,但马奶是蒙古人行军中主要的饮品和蛋白质来源,无疑,这点只有母马才能做到。想象一下,在这个场合,九方皋大叔分不清公母的后果将会很严重吧!?
蒙古马不但是蒙古人远程机动的动力和保障,更是蒙古人战术、战略的基础。西方重甲骑士的战马高大强壮、爆发力强、短途冲刺加速快,这适用于他们长矛冲击战术的需求,但西洋马爆发力虽强但耐力有限,加上要负载骑士的装甲甚至马甲就更容易疲劳,因此,骑士用于战斗的马一般不能用于平常骑乘,而是养精蓄锐留作关键的一击。而这种战术也限制了骑士对马的选择必然偏好高大的品种,直到拿破仑时代,法国胸甲骑兵——由于他们自身的高大和盔甲的重量——所能选择的战马仅限于诺曼底的某些特别强壮的品种。但蒙古人的“曼古歹”是一种打带跑的战术,极力避免与阵容齐整的敌人直接交锋,却靠不间断的箭雨削弱对手,直到最后才发起关键性的冲锋。这需要骑兵在射击的同时,不断的分散、撤退、再集结、再分散、再撤退……这对马的耐性和可操控性是种极端的考验,但矮小而吃苦耐劳的蒙古马却做到这一点。
到底是马的品种决定了不同的战术还是不同的战术决定了对不同品种的选择,可能不一容易说得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同战术需求,对马的要求不同,因而对品种、性别的要求不同。进一步说,不同的需求也对“良马”这一概念提出了不同的内涵与外延!那么,九方皋所鉴别出的世间罕见的神骏究竟是以什么标准而言的呢?恐怕就是一句泛泛的“日行千里”。因此,寓言毕竟是寓言,不能与现实等量齐观,对寓言理解的应该是其精神内涵,而且这种精神应该做发展的领会。因为古代与现代的知识水平和知识系统不同。以人力资源角度而言,对人才的评价标准越是上古时代就是越以综合性为标准,所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或“文能安邦,武可定国”是也,但越是接近现代的评价标准则是以分工和专业化为基础,所谓“术业有专攻”是也。而从工业时代开始,对细节、个性化的管理和规划在竞争中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因此,人的细微差别与特异性绝非无关紧要。如果仍以马来比喻:那就是说,马的毛色、性别乃至品种绝非无关紧要。不做细致的鉴别,你绝对得不到所需要的”神骏“。
顺便说一句:当然了,我这也算是借题发挥。
九方皋和骊黄牡牝 - 渔阳鼙鼓 - 點心時間 蔡志忠笔下的《九方皋》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